? 从竞技探讨书法的“好与不好”--聚福彩票

聚福彩票

?
  聚福彩票   大河美術網   大河收藏   大河藝術家   加入大河藝術家    
?
二級頁面廣告條
美術快訊
◇ 第十三屆河南省優秀美術作品展覽中國畫復評結果公布 ◇ 第十三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展區工作會在京召開 ◇ 首屆全國少兒美術作品展征稿通知
 當前位置:聚福彩票 > 美術資訊 >正文

從競技探討書法的“好與不好”

來源:中國文化報 朱以撒  |  2019-03-21 05:44:51  |  選擇字號:[ (大) (中) (小) ]
原標題:好與不好

真草千字文 局部 宋拓關中本 唐 智永 北京故宮博物院藏


大數學家陳省身曾在一次訪談中表示:如果讓他和中學生一起考奧數,是考不過這些孩子的。他認為數學競賽題目都不是好的題目,因為在兩三個鐘頭里能做出來的技巧性題目,不可能有很深的含義。因為它離研究一個好的數學問題還差得很遠。陳省身還談到納什,認為納什的數學很好,但始終愛做難題,想做難題出名,最后做得一塌糊涂。


“數學沒有諾貝爾獎是一件幸事。”陳省身如此說,理由也很簡單,他認為這樣使數學家自由、快樂。


書法與數學似乎相距很遠,但相同之處是都有競賽。競賽是很吸引人的,不須在意其中意義的大小,就像納什,大半生都在解難題,試圖又一次刷新紀錄。數學家如果獲大獎就不是一般的數學家了——通常是如此題解。書法家當然也可以這么理解——聲名是從競賽中來的,如果沒有競賽,書法世界會多么乏味。陳省身所認識的數學有好與不好兩種——好的數學是有開創性的,有發展前途的。好的數學可以不斷深入,有深遠意義,能夠影響許多學科。而不好的數學就是那些僅限于把他人工作推演一番的研究。數學使外人有深奧晦澀之感,尤其好文藝者大都在數學前一籌莫展。但陳省身說的是一個可以通用的道理——一門學科,可以通過一個人的實踐做得很好,很有品質。但也會有某些人做得很不好,沒有前景——盡管都可稱為數學家,都有聲名,但境界相距太遠了。


書法也有如陳省身說的好與不好的分野。好是從長久性來認識的,可以一直研究下去,空間越來越廣大,內涵越來越豐富,審美價值越來越高。而不好則是算計于一時一事一利,舍遠取近,舍大取小,舍雅取俗,舍本取末,借書法之名而抹涂,筆下盡皆江湖惡俗之氣。這就形成兩極了,盡管會寫毛筆書的人都稱書法家,真要考量則有天壤之別。書法藝術自身沒有問題,是人自身的問題。譬如帖學者每言必稱學習二王,這本是一個很好的方向,很有審美價值的礦藏,可以造就出好的書法家,但最終沒有,因為學的是偽二王書,是時風中的所謂二王,俗寫媚寫,越寫越糟。更有一些人雖勤于書寫,也風雅規范,但一直沒有具備成為一位好的書法家的條件,因為不知道如何成為好的書法家,缺乏這方面品質的儲備,因此到了終了,只能稱為一個熟練的寫手。


競賽的事可以做一時,不可能做長久,這是每個人都需要判斷的。除了和人一競高下之外,有比競賽更為重要的素養、素質需要通過不競賽的方式去研究和積累,那就不是時常出現在場面上了,而是在里子里,悶聲不響地學習、思考。這對于慣常場面上的人來說,是一種抑制,能否自我約束,得看個人如何理解。宋人嚴羽曾如此說禪:“禪家者流,乘有大小,道有邪正。學者須從最上乘,具正法眼,悟第一義。”書法也有大小,或境界或格局,總是要追最上乘。嚴羽又說:“若小乘禪、聲聞、辟支果,皆非正也。”一個人投心力時日在此,總是要追正大,而非優孟衣冠,徒炫外表。有意義的工作不是做在面上的——藝術的難處就在于自主于內,并不流連外界風景。陳省身有一個與書法相近的說法:“真正好的工作,第一流的工作,是一個人做出來的。一個人的創見是自己努力和靈感的結晶,很少是和一群人討論的結果。”書法是第一流值得去做的工作,于人的精神生活的滋養殆無異議。個人向往的方向、追求的體量、運用的方法以及所能承載的心理,實在太個人化了。每一個人都依己而行,除了具體實踐的勤奮共性,余下全靠一個人來推進。這樣就給書法家很大的空間和自由度,也有很大的風險和陷阱——大好或大壞的結果。智永這樣的出家人和誰討論書法?陳景潤這樣性情的人與誰討論數學?只能是一種獨立的實踐。很幸運,他們的獨立達到了大好。


一門一藝,有人應于外景,有人應于內心,有人如江海,有人如溝澮。都是自身使然。

(作者系福建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)

編輯:王詩文
相關閱讀
?
太子彩票-太子彩票注册-太子彩票网址 淘彩网-淘彩网投注-淘彩网注册 新彩网-新彩网注册-新彩网网址 聚福彩票快3彩票-快3彩票网站-快3彩票App 707彩票-707彩票平台-707彩票官网 567彩票-567彩票平台-567彩票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