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精心缔造中国演剧学派 ——为纪念欧阳予倩诞辰130周年而作--聚福彩票

聚福彩票

?
  聚福彩票   大河美術網   大河收藏   大河藝術家   加入大河藝術家    
?
二級頁面廣告條
美術快訊
◇ 第十三屆河南省優秀美術作品展覽中國畫復評結果公布 ◇ 第十三屆全國美術作品展覽展區工作會在京召開 ◇ 首屆全國少兒美術作品展征稿通知
 當前位置:聚福彩票 > 藝家之言 >正文

精心締造中國演劇學派 ——為紀念歐陽予倩誕辰130周年而作

來源:文藝報  |  2019-06-24 10:21:43  |  選擇字號:[ (大) (中) (小) ]





歐陽予倩在寫作

      

      歐陽予倩老院長逝世前曾經說過:“我是戲劇運動的積極分子”,“我當過演員、導演,寫過劇本,搞過研究工作,搞過話劇、歌劇、地方戲,這一切都是為了運動”。田漢為老院長的文集寫序時,題目就是《他為中國戲劇運動奮斗了一生》。在當時,針對“戲劇運動”一詞,在個人的心目中可能有不同的內涵。現在看來,說得全面些,應該是“老院長為中國戲劇藝術奮斗了一生,為戲劇教育奮斗了一生”。在這兩方面,他都有杰出的、特殊的貢獻。歐陽予倩是中央戲劇學院的創建者、主持者。在他主持下,中央戲劇學院處于初創期,就被尊為全國戲劇最高學府,享有很高的聲譽。歐陽予倩作為藝術家與教育家合璧,具有特殊的感染力、親和力。我作為一個中戲人,曾經有一種自豪感。


      夏衍在為歐陽予倩的文集寫序時,特別指出:“中國話劇有三位杰出的開山祖,這就是歐陽予倩、洪深和田漢。”他在比較三位的不同時認為,“予倩強調藝術,強調基本功。”一般地說,一位大藝術家本人具有堅實的基本功是理所當然的。不過,針對歐陽予倩說來,“強調基本功”卻有著特殊的意義。其一,要學生苦練基本功,作為老院長主持教學的一項基本舉措,對后世高校學科建設具有重要的啟示意義。在急功近利思潮的沖擊下,忽視基礎的積累對學科建設和專業創作都起著負面的影響。其二,苦練基本功的要求,正是為實現“在傳統的基礎上創造最新最美的戲劇藝術” 的理想,為此在為提高演員的能力進行準備。


      在此時期,與歐陽予倩持有類似主張者,還有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導演藝術家焦菊隱、上海人民藝術劇院的導演藝術家黃佐臨等等。他們都曾提出“吸收戲曲中的演劇元素,改革話劇演劇方法”的主張。其中,關于焦菊隱進行的實驗性探索,已有評論專著,將之稱為“中國演劇學派”。我認同這一稱謂,但是,所謂“中國演劇學派”應該有更大的包容量。在我看來,如果把歐陽予倩關于“在傳統的基礎上創造最新最美的戲劇”的實驗性探索,也稱為“中國演劇學派”,相比較而言,歐陽予倩在探索的方面又有自己的選擇。


      歐陽予倩的演劇觀是開放性的。話劇是從西方引入的戲劇形式,原初就具有某種演劇方法。在這個意義上,歐陽予倩強調“要注意研究世界各國的先進的演劇傳統與經驗”。在當時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就成為關注研究的重心。歐陽予倩說,他接觸斯氏體系始于30年代,新中國成立后比較系統地進行了學習。他認識到,斯氏體系“繼承了優秀的傳統經驗,科學地研究了演劇規律”,“這是前所未有的創造”,“對演劇藝術貢獻很大”。他重視這一演劇體系,但是對演劇觀念、演劇方法,還有他自己的追求,這就是“繼承中國戲曲的傳統”。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他主持中央戲劇學院時,多次強調這一話題。在當時,反復強調這一方向性策略會引出很多問題,如話劇怎么繼承中國戲曲的傳統,等等。


      歐陽予倩對話劇戲曲的關系是清醒的:它們“各有不同的形式、特點和規律”,它們“可以互相影響、互相滲透、互相學習,但彼此不能代替”。“不顧到每個劇種的特點,而相互硬套,是絕對行不通的”。他認為,要真正搞清兩者的關系,進一步從戲曲中吸取某些元素,“就必須要深入研究,把自己變成內行”。在戲劇界,對戲曲和話劇都有深入研究,并通過實踐得出豐富經驗者,歐陽予倩是少見的專家。由他主持這項實驗性的探索,是歷史的必然。


      歐陽予倩對戲劇的表現手段有自己的想法:話劇有兩根大柱子,就是臺詞和形體動作。他反復強調苦練基本功,也正是集中于這兩根大柱子。作為這兩項基本功,在吸收國外提供的基本科目之外,又有補充。在臺詞方面,他強調“大鼓、單弦、相聲的發聲吐字是最適宜話劇演員學習的”,“還有戲曲的念白,無論是韻白、京白都能供我們參考”。在形體訓練方面,他強調學習戲曲中的身段、舞蹈,包括武術等等。這樣進行形體訓練和臺詞訓練,在進入到劇目排練時,就可以按照他的期望對演員進行要求。他的要求是:關于臺詞,“不僅要讓觀眾聽得見、聽得懂,還要讓人家聽后覺得好聽、愛聽,聽了要受感動”。關于形體訓練,可以“使我們抬手動腳靈活、準確”,“學習身段、學習舞蹈為的是形體動作準確,使形象美化”。


       歐陽予倩曾強調說:“有人以為把戲曲的表演程式隨便往話劇一搬,就算接受了傳統,其實是錯誤。”戲曲與話劇畢竟是兩種不同的演劇形式。如果說,在戲曲中,唱、念、做、打均有一套完整嚴格的程式,在某種意義上,話劇是排斥程式化的。歐陽予倩對臺詞和形體動作的期望,是在即興的基礎上,經過選擇,使手段(臺詞、形體動作)節奏鮮明、形象美化,更有表現力。我們不妨把這種元素稱為范式化。與程式化相比,范式化是有更多選擇自由,更個性化的。在《桃花扇》的排演過程中,歐陽予倩對每一個細節都經過認真、反復的磨練,正是為了尋找、確定這種節奏鮮明、優美而更有表現力的元素。


      “在傳統的基礎上創造最新最美的戲劇藝術”,作為歐陽予倩這一輩戲劇人的共同理想,在中國恐怕是靠幾代人的繼承、創造才能實現的。令我高興的是,歐陽予倩和焦菊隱締造的中國演劇學派,在進入新時期以后,已經得到有志之士的繼承、發揚。可以說,中國演劇學派在行進中。當然,我所說的“中國演劇學派”,也只能是中國演劇形式的線路之一,探索、創新之路是廣闊的。雖然演劇方法是重要的,但是更重要的,還在于原創劇目出現真正的精品,對此我期待著。


     

      來源:文藝報



編輯:王詩文
相關閱讀
?
同花顺彩票-同花顺彩票投注-同花顺彩票注册 五百万彩票-五百万彩票注册-五百万彩票网址 快3彩票-快3彩票网站-快3彩票App 新彩网-新彩网注册-新彩网网址 567彩票-567彩票平台-567彩票官网 快3彩票-快3彩票网站-快3彩票App